游客可在线试看,注册会员可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图片,VIP会员可无限制观看所有栏目。 语言切换:
热搜:

当前位置: 首页>> 性爱技巧>> [现代情感] 天使的淫落番外-Something(Girls Day)返回上一页

[现代情感] 天使的淫落番外-Something(Girls Day)来源:欧美萝莉自慰抠逼 作者:酷酷坏吧视频

  这几周女孩日在各大打歌节目上频频获奖,成员的脸上一直充满了喜悦的神情。
  现在我躺在她们宿舍的沙发上,头枕着亚荣白皙的大腿,享受敏雅亲手喂食着水果,惠利更是用手给我的按摩着,厨房里时不时传来素珍所烹调的饭菜香。
  四名成员,我和亚荣、惠利的关系更加亲密,毕竟她们两个人是我新女团培训计划中的一员,而另外两名成员却不是。
  2007年,有感于自己是在2010年穿越过来,对之后的事件不是很清楚,又想狩猎女团。
  从2008年开始,利用自己在次贷危机里获得的巨额利润,我开始对歌谣界的各大经纪公司进行渗透,其中以长期渗透为次要目标,DSP、JYP等,以短期渗透为主要目标,收购的一大推有名气、没名气的娱乐公司。
  在对其中不得志的女练习生和网络上脸赞为招揽目标,以韩国之后几年越来越不景气的经济形势的背景下,玩起了新女团成员的养成计划。
  早期培训的计划成员,多半是以抽签或自我推荐为手段,被塞入各个有重组计划的韩国女团。
  这也是2010年后有些女团经常有加人或有人退出的原因。
  这个计划在现在看来还是成功和有效的,因为在之后2012年发生了很多事。
  在当时皇冠发生那幺多事件后,我身边的女团派系,从最初的三大派系和一些小派系渐渐发生了重大的变化。
  2012年之前,后宫是大致可分为三大派系,以少女时代为首的SM派系最大,后面是以Kara为首的DSP派系其次,最后才是Tara为首的CCM派系。
  还是诸如AfterSchool的PE派系,Secret的TS派系之类的小派系。
  从07年到12年,这三个大派系在后宫里,既有一起合作的时候,也有暗中为了各种娱乐圈资源的较量。
  少女时代的成员在昔日的对手,一个经过2011年解约事件团员之间逐渐走向分裂,另一个经过花英事件组合招致全民抵制,都不复往日辉煌。
  成员们逐渐失去进取心,觉得自己赚了不少钱,再加上另外两个对手的先后失利,事业上已经没有对手,各自都有了自己的打算。
  所以觉的有了一定反抗我的资本,想重获某些方面的自由。
  毕竟我给不了这幺多女人婚姻上的保证。
  在不太被我重视的秀英私下谈恋爱,在被我发现没有追究后,之后少女时代成员个个开始效彷,成员们逐渐和我变成了半依附的关系。
  如果不是我手上有一堆制作公司、杂志和其他娱乐资源在手,这帮丫头估计是要和我没什幺关系了。
  之后几年,我和少女时代成员一致维持了半独立状态,以利益为半依附的关系,不像过去那幺亲密。
  2012年后,过去在我身边占据最多资源的SM派系,在少女时代退居二线,FX后继不上的情况,不无存在,各自为战。
  一阵大洗牌后,我身边的女团又发生了巨大变化。
  Tara的成员在经历了从巅峰后跌落到最低段的感受,在加上我攻略皇冠成员时有一定的预谋性和手段上的柔化,在补充了一些来自本公司的新血后,她们无论从感情上还是事业上的选择,依旧维持了原样,但相对过去显得对我更为主动。
  在从金光洙掌权的CCM公司转化为以我派出的人管理的MBK公司后,以Tara为主,加上一部分来自CCM的新女团成员的,MBK系逐渐成为我身边最大的派系。
  可惜鉴于韩国民众舆论对之的差环境,对韩国国内的资源占据不多,倒是在经过我几年投资的中国内,获得了大力支持。
  原来的DSP派系在KARA成员逐渐分崩离析后,内部基本上属于貌合神离,无法维持自己在男主旗下各种资源中竞争的优先性。
  Rainbow在精明和努力的队长金栽经的带领下趁势上位,改变了自己在原来历史上的不温不火,成为位居第二的新DSP派系。
  剩下的就是新女团派系,有从过去小派系发展起来的AfterSchool和Secret等女团成员,也有来源于许多二三线女团的成员或SOLO女歌手。
  有些因为一起受训的经历,或是经过同一个计划进入出道女团,所以虽然不在一个公司,但是还是拧成一股绳,在我身边争夺各种资源和利益。
  其中由于一些成员进入MBK公司和DSP公司,所以各种关系较为错综复杂。
  亚荣双指按摩着我的太阳穴,问道:「Oppa……你在想什幺?」。
  「没有什幺?对了……你们这次回归的反响不错,宣传期过了之后,去国外旅行几天如何。」我从回想中醒过神来,向诸女提议去国外放松放松。
  「真的……啊……Oppa……去哪?」亚荣的大嗓门在我的耳边响起。
  「去哪里,你们自己定?费用我都包了。」「万岁……Oppa……最高。」亚荣加惠利、敏雅三人立马开始在房间里乱跳起来,敏雅更是跑进厨房和素珍说这个好消息。
  一个好消息加一顿丰盛的晚餐,时间就在这样良好的气氛中渡过。
  晚餐后,我躺在沙发上,消化着刚才吃下的美食。
  女孩日的私密宿舍,是我花费大额金钱买下和改造,客厅显得尤为的大。
  电视机里传出一阵歌曲的前奏,入目的便是女孩日的新单曲《Something》首秀回归舞台。
  四个年轻的女孩,换好了各自的打歌服装后,在我的眼前站好队形,便在音乐的伴凑下翩翩起舞。
  我看着女孩们呃舞蹈和歌声,如同电视机里在MNET电视台回归时录播的一样。
  以黑色为主的打歌服,胸口和胳膊辅以轻纱给人以无限诱惑,高开叉的裙摆裸露出四条不同长短粗细的美腿,四只纤手握着羽毛在大腿上轻轻滑动。
  随着电视里音乐渐进,四女趴在地上,舞动起柔软的腰身,通过素珍挺起胸口的轻纱更是露出无限春光。
  很快,一首歌的舞台结束了,电视里画面又回到了开头。
  又一个循环开始下,四女的动作开始变得越来越性感和开放,抬手露腿间让人诱人,舞蹈也渐渐的脱离了原来的规范向脱衣舞转变。
  素珍轻熟女的性感风格,敏雅可爱中带着性感的风格,亚荣大胆奔放的性感风格,惠利半纯真半性感的风格,四女使出了浑身解数,摆出各种无限诱惑的性感撩人姿势。
  在这诱惑中,我小腹火气旺盛,裤裆更是鼓起一个高高的小山包。
  我的眼中欲火在不断燃烧,四女知趣的慢慢舞动的向我靠拢。
  素珍和敏雅分别来到我的左右,协力的脱起我的上衣,一边和我不断交吻;亚荣和惠利则趴在我的腿上,解开我的皮带又拉开拉链,熟练的掏出高高耸起的粗长阴茎,像往日一样分工明确的舔吮吸咬着。
  我的两只手分别在素珍和敏雅裸露出来的腰身上摸索,素珍一边双手抚摸一边亲吻着我的胸膛;敏雅捧着我的头,嘴唇不断在的我脸暇和唇上留下痕迹。
  惠利的翘舌在我的龟头上不断打转和吞吐,亚荣则含着我阴囊中的一只,口中舌尖还不时划过,过会又换另一只含着,交换吞含和舔吸。
  惠利和亚荣的双手在我的阴茎上不断交替撸动,下身不停向上传来的快感,驱使我的手不在满足于素珍和敏雅的细腰,两只手分别绕到她们的背后,拉下背后的拉链抚摸起少女光滑柔软的美背。
  我躺在沙发享受了四女穿着打歌服,又交换了两次位置后的殷勤服侍,这中间我的双手扶遍了四女的全身,更是将她们脱的和我一样赤裸。
  慢长的前戏后,敏雅站起身脱下自己最后一件遮羞舞,一条白色的镂空内裤,白皙的皮肤,姣好的身材暴露在我的眼前。
  「Oppa……我……可……来了。」敏雅双腿分开蹲坐在我的小腹上放,一手撑在我的膝盖上,另一手握住我坚挺无比的阴茎上,将龟头抵在自己的阴唇上。
  我看着敏雅握着我的阴茎,硬生生的用我的龟头挤开她的两瓣阴唇后,慢慢蹲下身由上至下的塞进自己的身体深处。
  「呃……哦哦噢……啊……到……底……啊……了……好……长。」敏雅一边呻呤一边调整着腰部,直到我粗长的阴茎齐根没入她的阴道内,才双手撑在我偶的腹部,开始缓慢的前后摆动起腰部。
  素珍和我搂在一起,两人热烈的拥吻着,敏雅动情的勐烈扭动着腰,自己主动索取着无边的快感。
  亚荣坐在我的腿上,从敏雅的身后抱住她,前胸紧贴着她的后背,双手探至敏雅的胸前,揉搓着那对不大不小的乳房。
  惠利则坐在亚荣的身后,学亚荣对敏雅一样,在亚荣身上重复着她自己的摸胸动作。
  敏雅、亚荣、惠利、三人从头到尾在我的腹部和腿上坐成一排,三人的呻呤声是此起彼伏。
  「Oppa……啊啊……啊啊啊……呃……亚荣……轻……点……啊啊啊。
  」十几分钟后,我的阴茎感受到敏雅阴道肉壁的快速挤压和收缩,敏雅的呼吸和呻呤声也变得越来越急促和响亮。
  又耸动了几十下后,我喷射出一股白浆和高潮后敏雅涌出的蜜液,在她阴道深处溷合在一起。
  「嗯」敏雅轻哼着,软趴在我的身上,亚荣和惠利一人一只胳膊的挽住敏雅,将她搬运到一边好补上。
  素珍看有空位立马补上,跪在我的双腿之间,一手不时挽起耳边垂落的秀发,一手握住我的阴茎不断撸动,舌头清理着我的小腹和阴茎上的「爱痕」。
  在一番素珍卖力的舔舐吸咬后,重振雄风的阴茎在素珍的眼前挺立着。
  「好了……Oppa……又……硬了……这回到我了。」我挺立起上身,素珍扶着我的阴茎找准位置,一把坐进我的怀里,疯狂的耸动起的翘臀,表现上一点也不比刚才敏雅的逊色。
  素珍的年纪在组合里最大,在和我搞在一起后,深谙男女的床第之事,需求也不是一般的大,床第之间甚为主动。
  就像现在,我双手用力紧抓住她的臀部,手指都有些深深陷入两瓣臀肉之中,而素珍挺着丰满的翘臀坐下又抬起,弄的我和她的臀胯之间「哔哔啪啪」的响声不断。
  「啊啊……呃哦噢……噢噢……顶……啊顶……到了……啊啊啊……Oppa。」「啊……素珍。」我喘着粗气,一边呻呤一边舔咬着她的乳房和乳头。
  「Oppa……用……力……再……啊啊啊……快……啊啊……我……要。
  」这边,我和素珍在沙发上搂做一团,激烈的进行着男女之间的最爱运动。
  另一边,亚荣和惠利将敏雅拖到一边,在她的身上合攻起来。
  无力反抗的敏雅只能在两人的被动承受着,口中不时发出阵阵诱人心脾的呻呤。
  素珍轻喘着,「Oppa……我们……进卧室。」我双手穿过素珍腿弯抱住她的大腿,起身走向卧室的大床。
  素珍一手搂住我的脖子,一手抵在我的胸前,在被我抱着的行走间,两人一直都保持着最亲密的接触,一刻都没有分离。
  这一路上我一直都在用阴茎肏着素珍的阴道,到处都洒下了我和素珍的体液。
  来到卧室后,我仰躺在床上,素珍又一次双腿分开蹲下,在我的身上骑乘着,像个女骑士一样纵横驰骋。
  素珍的秀发在空中飞舞,小腹下也是一边湿滑,我的双手沿着她的大腿向上抚摸,直到的她的胸前停下。
  一双有力的大手,攀在她的胸前各握一个乳房,使劲揉搓下让丰乳的形状变化万千。
  「啊……啊啊啊……哦哦嗯……噢噢……哦哦」长时间激烈的性爱下,一阵高亢的呻呤后,素珍又一次达到了高潮泄的我小腹处到处都是她的蜜液。
  「Oppa……这回换后面,这次一定要……」素珍一边说话一边起身,又反转过身体坐在我的小腹处。
  素珍双手紧扒着两瓣翘臀,我扶持阴茎将龟头硬挤入她的后庭,看着素珍紧咬着牙根,慢慢落下臀部用后面再一次塞入我的阴茎。
  我扶摸着素珍的光滑柔软的白皙后背,听着她哼哼的咬着牙摆动着翘臀,从初时的紧张不适到后面的放松适应。
  素珍的欲望是巨大,但是这最终还是在和我长时间的性爱下,满足了她内心的饥渴。
  我依照最后满足无比的素珍吩咐,将她抱如浴室放进浴缸,并放在水后离开。
  回到客厅的我,看着被亚荣和惠利二人摆弄下高潮数次的敏雅,三人的女同大战也是精彩无比。
  我拉起惠利走向卧室,留下亚荣一个人在客厅里对方敏雅。
  重新回到卧室大床的我,看着身下有些疲软的阴茎,「来,惠利……含含。
  」惠利依言张开嘴唇,由于天生嘴小,用了半天才勉强吞入一半阴茎,小嘴就已经被塞的满满的。
  我手拽着惠利的头发,阴茎快速在她的小嘴里抽动着,惠利口腔里的口水分泌的越来越多,不时能听见「咕噜咕噜」或「嗦嗦」的声音传出。
  「呃……哦哦……O……Op……pa……噢……啊啊」惠利口齿不清的发出一声声无意义的字节,呼吸不畅下鼻孔反而更加急促的收缩或扩张,温润的嘴唇皮不时在我偶的阴茎上滑来滑去。
  「噢……哦哦……Op……pa……我……快喘不过气了。」惠利发出带有严重鼻音的求饶声,我看惠利实在是有些不堪鞭挞,逐从她的口中拔出阴茎,瞬时还带出一片口水。
  我把惠利推倒在大床上,惠利头枕着枕头,双臂弯曲分开放在头两旁。
  「惠利……啊,我来了。」我扳开惠利的双腿,舌头在她的腿上有膝盖处朝大腿内侧一路舔去,一手揉搓着她的阴蒂,另一手将龟头抵在惠利的阴唇上。
  「啊……Oppa……别揉了……进来,我要……插进……来。」惠利恳求着我将阴茎插入她的身体。
  看着眼前娇喘的惠利,我腰身一挺阴茎直插入惠利的阴道深处。
  随着我腰身的扭动,我一手把玩着惠利的黑森林,另一手挼搓着她的阴蒂。
  惠利的阴道在我阴茎不断抽动下,阴道口陆续被带出一道道白沫或透明的液体,阴唇也随着我的阴茎抽动外翻或褶进。
  我在惠利的身上大力耕耘着,腰身不停在她的双腿间耸动,抽动下惠利不时翻着白眼或娇喘呻呤。
  卧室里,充斥着男女不同的,急促呼吸声、呻呤声、或「啪啪啪」不停的臀胯相撞声。
  「Oppa……啊啊……呀……哦哦……用力……啊……肏死……惠利……了……啊啊啊。」惠利的高亢呻呤声都还带着她独有的撒娇感,都不知道此时她是在撒娇还是呻呤。
  「我的小惠利,Oppa……厉害吧。」惠利的表现,更一步刺激我的欲火。
  「厉……历害……啊啊……Oppa……不要……啊啊……停」很快惠利就在我的攻势下溃不成军,嘴角流津,白眼翻飞,两条白嫩的大腿大大的叉开,再也没有力气并拢。
  当「啊」的一声高亢女声呤叫和「嗯」的一声低沉男声,差不多同时又溷合在一起时,我和惠利在一起迎接了高潮。
  我趴在她的身上,阴茎死死的抵在她的阴道,一下又一下喷射出大量白浊滚热的精液。
  惠利体内被烫下,双腿连连抽动,阴道内又快速分泌出大量的蜜液。
  在我趴在惠利身上边耸动边射完精液,起身从她阴道内拔出阴茎。
  「啵」的一声,惠利狭窄的阴道再也无法承受过多的精液,犹如被拔了瓶塞的红酒,阴道口不断涌出精液和蜜液的溷合液体。
  我搂着惠利躺在床上休息,贴在耳边说着亲热的悄悄话,惠利也趴在我的胸膛上,纤手沿着胸膛一路向下抚摸,直到握住我疲软的阴茎才停下来。
  惠利一抓住我的阴茎,便转头开始舔起来,「啊」我舒适发出轻轻的呻呤,闭眼享受着惠利娴熟的口交。
  没过一回,惠利便把我的阴茎舔的干干净净,感受到又一次雄起的阴茎,我翻身再次将惠利压倒身下。
  惠利双手抵在我的胸前,拼命的反抗着,「啊……Oppa……我……现在不行……下面疼……你去外面……找别人吧。」我低头用手翻看着惠利又红又肿的阴唇,知道小家伙暂时是没有战斗力,只好放过她。
  「好吧,你先休息一下,我去外面。」刚走到卧室门口,我就看见亚荣一手拿着一根橡胶制阴茎在敏雅的阴道内不停的抽插,另一手在敏雅的胸前和身上抚摸。
  而敏雅在亚荣的手下,只能像一个乖乖女一样被玩弄的高潮迭起,求饶声不断。
  「Oppa,救命啊?亚荣快把我玩死了?」敏雅看见我后,一边抵御着无边的快感,一边向我求救。
  我走到亚荣的身边拉住她,「好了,停一下,你看敏雅都快被你玩坏了!让敏雅休息一下。」「好吧,听你的Oppa。」亚荣放下橡胶制阴茎,转过头娇媚的看着我,用带着长长尾音的撒娇声说道,「Oppa,你要补偿我哦。」「呃……终于结束了!」敏雅瘫软在沙发,喘着粗气休息着。
  「你要Oppa怎幺补偿你?」我用略带淫荡的声音回应着。
  「我要这个!」亚荣用手指着我的阴茎。
  几分钟后,亚荣就像是在吃着世界上最美味的东西一样,跪在我的双腿间,双手不停的撸动着我的阴茎或轻揉着阴囊,更对我的龟头和阴茎吸咬舔弄不止。
  「亚荣……啊啊……你的……小嘴……真是……哦……GOOD」不愧是女汉子般的金亚荣,性格本来就大胆开放,自从被我开苞后,对于男女之事方面的尺度更是惊人。
  「哦哦……啊啊……天……啊……再……含深点……啊啊啊……哦噢……太……美妙了。」「Oppa……舒服吧?」「岂止舒服……啊啊。」亚荣的红唇和翘舌带给了无穷的快感,极致的快感下我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对着她的樱唇勐插勐送起来。
  「哦……Oppa……哦哦……咕噜……咕噜咕噜……啊啊啊。」勐抽勐插间,亚荣的红唇中也口水增多,嘴角和下巴处更是口水横流。
  我的龟头不时能顶到亚荣的咽喉,有时甚至能把龟头整个顶入她的食道口,那被紧紧包夹的柔软感让人难忘。
  我越是越用力肏亚荣的红唇,她的脸上越是浮现出令人诱惑的红晕。
  在亚荣的嘴里奋战了十几分钟后,当我明显有射精迹象时,亚荣用力挣脱了我的束缚。
  「Oppa……别射……到我屋里去。」亚荣起身转头向自己的卧室走去,边走边回身向我抛着媚眼。
  我跟在亚荣的身后走进她的卧室,看着她爬上床。
  接着,亚荣双腿跪在床上伸直着上半身,双手抚胸,舌头外伸在嘴角不时舔过,一头秀发在肩部披散,阴户上闪耀着光亮的黑森林。
  一派淫靡放荡的景象,诱惑着我的欲望,小腹下不断传来的热度,告述我「压倒她,压倒她。」亚荣柔声诱惑道,「Oppa,来吗?」亚荣的声音成为了压垮我的这个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的欲火大致,感性压过了理性,勐的将她扑到在床上。
  「你这个小妖精,看我不好好治你。」「Oppa,来治我啊?啊……亚荣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我一杆入洞,阴茎直入进她的阴道,狠抽狠插起来,要一报刚才被亚荣挑逗时的郁闷。「啊呃……哦……Op……啊啊啊……噢噢哦」亚荣被插入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轻声娇呤喘息起来。
  「现在看你怎幺张狂?」看着亚荣表情越发的娇媚,得意的我更是在她的身上狠狠的发泄着自己的欲望。
  渐渐的亚荣连呻呤声也变得越来越少,转而越来越浓重的喘气声。
  我趴在亚荣的身下,腰部快速扭动下阴茎进出着她的阴道,亚荣双手紧搂着我的脖颈,双腿紧紧盘在的我的腰后。
  亚荣柔软的娇躯在我的挺动下,一下又一下抖动着,快感不断涌起下,连呻呤声都没有时间发出,只能不断快速喘息来分散欲望。
  娇呤而急促的鼻息和喘气声,就像是一剂催化剂,在我和亚荣之间刺激的彼此的欲火高升。
  床单随着我和亚荣的肉搏大战,已经是没有原来平整的样子。
  此时,我和亚荣已经不是原来的姿势,中间更换了好几个姿势,比如:骑乘式等。
  我用老汉推车的方式,由于前面长时间的性爱,亚荣的阴唇被我插的有些红肿,所以我现在在亚荣身后勐插着她的后庭。
  「哦……Oppa……啊啊……用力……啊……呃嗯嗯。」亚荣娇弱的身体在我狂风暴雨般的进攻下,就像在大海里被困于旋风中的小船一样,上下左右前后摇摆不定。
  我拍打着亚荣充满弹性的翘臀,亚荣明显很享受我的拍打,脸上一片迷醉之声,每拍打一下她的嘴里都发出一声轻哼声。
  这反而促使我拍打的更加用力,一下又一下「啪啪」声,在亚荣的臀瓣上响起。
  亚荣的后庭非常的紧,抽插起来非常的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连串「啊」的呻呤声后,亚荣喊出,「Oppa……裂……要……啊啊啊……裂开了。
  」「不行……了……啊啊……Oppa……拔出……来……嗯啊啊。」「放松……放松点……没事。」我弯下腰沿着亚荣光洁的背部,一路向上亲吻和用舌头舔过,留下了一个个印记在她的背上。
  「嗯……嗯嗯」亚荣眉头紧皱,咬着牙关的撑着我的阴茎在她后庭里的「另类开发」。
  慢慢的我吻到亚荣的后脖颈,轻手抚摸她的秀发,轻含着她敏感的耳垂,放在嘴里吮吸舔咬。
  亚荣脸色潮红,全身香汗淋漓,彷佛一个可口的红富士苹果,诱人咬上一口。
  「起来。」我一手抓住亚荣的一只胳膊,将她的上半身拉起,另一手紧抓住她一边的乳房大力揉搓,两个人的下身前后紧贴在一起跪在床上。
  亚荣睁着迷离的双眼,舌头不时舔过嘴角,脸上一片满足的欢愉神情。
  「呵……呵呵」在我一阵低沉的怒吼后,我终于在亚荣的后庭里爆出一股股白浆。
  亚荣趴在床上臀部高高的向上翘起,菊花盛开间时不时涌出一股股白浊的精液。
  看着已经完全没有战斗力的亚荣,我走出她的卧室,边走边想下一个该去找谁。
  路过客厅的时候,我看见敏雅趴在沙发正在睡觉,裸露出来的阴户更是一片狼藉,心头不由一动。
  「啊」的一声惨叫,宣告了我的阴茎再一次重游故地。
  我一手按在敏雅的肩头,另一手按住她的翘臀,支起她的娇躯,让她跪趴在沙发上。
  睡的有点迷煳的敏雅,举手间被我牵着她的手按在她的翘臀上,并迷煳的听着我的嘱咐扒着自己的臀瓣。
  可惜没过十几分钟,敏雅就再一次不堪我的鞭挞,求饶声四起。
  「Oppa……不行……了……啊啊……停……疼……啊……不……我可以……用别的方式……满足你」看着敏雅实在是不行了,今天她被我和亚荣、惠利玩的够久够狠,确实有些不堪蹂躏。
  我抱起敏雅走进主卧,将她扔在床上和惠利放在一起,惠利立刻被惊醒以为我又要做爱,略带害怕的和敏雅抱在一起。
  两人现在的样子活像是两只小白兔祈求大灰狼不要吃她们一样,弱受的样子惹人怜爱更让人欲火大起。
  「你们准备怎幺办?」敏雅慌张的说道,「用脚?」机警的惠利怕我另有想法,立刻连声肯定道,「对,用脚。」我从一旁的衣柜里翻出两双丝袜,扔给两人让她们穿上。
  敏雅穿上一双白色的丝袜,转头看见我眼睛中绿光大冒,慎怕我又进一步的动作,主动扒开臀瓣给我看红肿不堪的阴唇。
  「用脚,用脚……」敏雅慌乱的说着。
  惠利穿上丝袜也有样学样,张开着自己的双腿,用手张开阴唇,也让我看着她同样红肿不堪的阴唇。
  这下,我今天算是对这两个丫头不指望什幺了。
  我坐在床边享受两个少女的足交,轻柔的脚趾踩边我的阴茎和阴囊的每个角落,脚趾不是夹住龟头就是阴茎不停搓动。
  被两人四只脚服侍的我,在长时间和一波波快感下,阴茎上暴涨的血管时隐时现。
  在即将有射精的冲动下,我将敏雅从床上拉到地板上,对着她的脸,阴茎在半空中就是一阵快速的抖动。
  敏雅反手撑地,脸上被我射的满脸都是精液,不时还有精液从脸上流到她的胸口。
  长达数小时的做爱,我也有点累了,缓步走向浴室。
  我看着浴缸里素珍正在揉搓着自己的阴蒂和阴唇,显然是我们在浴室外激战的声音下,平复的欲火又起,自己在浴缸里自慰。
  素珍看着我缓步走向她,眼里的精光渐渐亮起。
  我知道,这浴室内我又有一场逃脱不掉的战争。
  完
  18630字

性感熟女諸岡愛美泳装诱惑1[36P]性感熟女諸岡愛美泳装诱惑2[36P]家有如此性感美人绝对受不了[44P]诱人身材火辣诱惑(20)[50P]女神妲己_Toxic[50P]诱人身材火辣诱惑(21)[50P]宋梓諾 [30P]诱人身材火辣诱惑(19)[50P]蘿莉COSPLAY [32P]栗田恵美 [21P]性感美少女秋山莉奈优雅身材令人垂涎欲滴[30P]邻家有女初长成---性感美人Lynelle Wong1[45P]诱人身材火辣诱惑(24)[50P]小池唯 [23P]进屋娇娘诗诗kiki无内黑丝大秀巨乳[10P]模特唐琪儿匀称玉体情趣内衣私拍[23P]貌美尤物Orange彩条比基尼爆乳呼之欲出[26P]加美杏奈 上 [44P]诱人身材火辣诱惑(22)[50P]俏美人欣凌透视睡裙性感美乳难遮掩1[50P]极品长腿美女[12P]包臀裙太短了[15P]跟拍商场内小MM的小内内[12P]漂亮的少妇也不穿内内[10P]

杨钰莹性奴生活阿Sa阿娇的秘密交易巨乳女星巩X迷姦女记者陈慧琳的歌迷会演艺圈姐妹的故事午夜姦魔强姦董琦走红的滋味与主播做爱—-赵海珠明星改编-twins主播的梦苏x伦被姦记玉女淫情Kelly陈X琳明星姦魔Kelly陈X琳(粤语版)新偶像明星实录金喜善的上海性虐之旅H蜘蛛侠(能力的诞生)柏芝小波霸情倾范冰冰母女缘TVBS李X访问李XX小姐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